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-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;ISO14001-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;OHSAS18001-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,并获得“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”证书。
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  首 页 蛋鸡养殖
农业养殖首页
联系我们
地 址: 农业养殖首页
长信长金通货币A(005134)基金经理
广州市政协副主席柯珠军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
坦赞铁路纪念园举行开工典礼
天弘价值精选灵活配置混合(002639)
大成货币B(091005)基金经理
“一带一路”国际产能合作园区联盟在天津成立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畜牧厅
踏出校园,即相忘于江湖
戴安澜:马革裹尸的抗战将军
绿壳蛋鸡价格、多少钱
  农业养殖官网怎么样 News
说“尽力了”没有用! 百度管理层大换血 不能再躺着赚钱了

说“尽力了”没有用! 百度管理层大换血 不能再躺着赚钱了

  成立19年的正面临以“组织架构变化”和“高管迭代”为明显表现的战略调整期。   6月5日,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原搜索公司CTO、百度副总裁郑子斌将离职的消息,并宣布何俊杰加盟百度任副总裁,负责战略投资。   不完全统计,过去三个月时间里,伴随着原先的搜索公司调整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包括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、百度副总裁吴海峰、百度副总裁顾国栋、百度副总裁郑子斌等4名副总裁及以上级别高管辞职。   与此同时,百度近期任命王海峰为CTO,百度初创团队之一史有才回归,并新增7名副总裁,包括升任了景鲲、沈抖为百度副总裁与高级副总裁。   从组织架构调整到OKR的实施,再到高管轮岗、退休计划,百度正在更新原有的组织管理力,培养年轻梯队高管重新排兵布阵,“换血”求变。   用李彦宏的话说,“百度依然面临严峻的局面”。   动刀“守业”,换血求变  如果分析百度最近一段时间的高管变动,离职的管理层名单中,百度搜索公司出身、10年以上的“老百度”居多,例如向海龙14年,吴海峰13年,孙雯玉12年。

而新晋副总裁名单中,涌现了一批凭借各自业务打过硬仗的高管,或立足产品如沈抖、景鲲,或立足技术如王海峰。   其中,离职名单里,除了主管政府关系的副总裁赵承,向海龙、顾国栋、吴海峰、郑子斌、孙雯玉全部来自百度搜索公司管理层。

  “这些高管并非一夜之间离职,比如赵承其实去年就已离职。 ”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透露,从今年2月百度针对搜索公司三名副总裁进行轮岗调整,可以看出百度的主动变革已经启动。

  当时一封内部信里宣布了对沈抖、吴海峰、郑子斌三位副总裁进行干部轮岗调整。 其中,沈抖全面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,吴海峰全面负责搜索公司商业产品,郑子斌全面负责以CRM为基础的创新业务,并担任搜索公司CTO。

三人继续向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汇报。   这一调整透露了两个信号:一是开始出现向海龙被架空的迹象;二是沈抖业务范围扩大,过去他负责百度app及部分移动产品的业务,调整后,用户产品全部归沈抖负责。

  事实上,在调整背后,搜索这项已经存在近20年的业务,几乎很难看到新的业务增长点,迭代的速度也不够快。

  而从业绩来看,百度刚刚在第一季度交出一份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的财报。

其中“百度核心”(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)业务净利润为人民币亿元(约合亿美元);同比下降90%,如果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,该业务净利润为人民币18亿元(约合亿美元),同比下降66%。

  向海龙是运营流量的高手,搜索这项业务未来如何在移动生态价值下运营用户,或许需要做出改变了。

  在今年5月百度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中,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由晋升为高级副总裁的沈抖全面负责,向海龙辞去搜索公司总裁等职务。

在近期业界铺路的消息中,这位百度搜索业务体系核心高管离开北京租住多年的房子搬去酒店,如“蚂蚁搬家”般有计划地开始往上海家中搬东西。

  在一系列原搜索公司管理层离职同时,百度成立了销售管理委员会过渡,不久宣布了史有才的回归。 这被看做是为稳定百度搜索销售体系而来,史有才是元老级人物,一手搭建了百度的销售体系。

  与此同时,李彦宏在今年5月透露,百度新增7位副总裁,以进一步推动管理团队年轻化。   新晋升高管中,沈抖带队的信息流产品快速崛起;景鲲带领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,智能音箱产品在今年第一季度出货量升至国内第一。 根据百度财报,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,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量已经超过亿,环比上涨279%,月语音交互达到亿,环比上涨817%。 百度在晋升邮件中评价他:“敢打硬仗、能打胜仗”。

  据百度人士透露,即使是今日刚刚入职的何俊杰,过去也是服务百度做了不少成功的投资入股、并购、分拆项目的资深人士。   不能再躺着赚钱  BAT曾是中国PC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符号。

过去三家巨头各自收获了在搜索、电商、社交领域的最大红利,也拥有了自己的“护城河”。 但随着整个互联网行业裂变,新老势力交错,BAT三巨头阵营早已被颠覆。 不仅有美团、、赶超,还有未上市的TD(今日头条、滴滴)、蚂蚁金服等紧追不舍。

  对百度而言,组织架构调整之后,便是管理执行力的调整。

2019年年初,百度全面推行OKR,代替百度自创立起一直执行的KPI制度。

OKR的推行,是由百度创业时的“七剑客”之一、2017年重新回归百度的崔珊珊主持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,在李彦宏公开的2019年OKR当中,有一个关键目标是:“提升百度的组织能力,有效支撑住业务规模的高速增长,不拖战略的后腿。

”  伴随着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,特别是搜索业务,接下来能否稳住搜索的销售体系,稳住业绩,甚至借此机会改变搜索业务如医疗广告等问题带来的声誉影响,仍有待时间的检验。

  除搜索业务外,百度智能云业务、Apollo阿波罗智能驾驶、智能生活事业群组等一些关键业务,截至目前保持稳定。

  不过,谁会是搜索外的下一个增长点?信息流、短视频还是人工智能?看上去,代表未来的“攻城业务”无论信息流还是短视频,仍然面临头条这类强劲的竞争对手,高投入的AI还需要更多场景落地和商业变现,对于看重盈利能力的华尔街来说,似乎不太容易找到百度上涨的理由。   李彦宏也在不久前的内部信中提到,百度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局面。 百度“以投入换增长”的策略,要求百度必须保持战略定力,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,尊重用户。 他同时号召员工勇于挑战既有传统。   “作为领军人物,说‘我们尽力了’没有用,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;每一位员工,在工作中要倾尽全力,确保每一件事情执行到位……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,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去质疑现行的规则和规矩。

”  “总之一句话,不能躺着赚钱了。

”曾有百度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。

(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)。

【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