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-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;ISO14001-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;OHSAS18001-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,并获得“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”证书。
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  首 页 蛋鸡养殖
农业养殖首页
联系我们
地 址: 农业养殖首页
最新最爆笑的笑话搜集贴,欢迎原创,以笑会友
锱铢必较能致富!选基金 这些指标很重要!
哈尔滨中科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招聘
陈忠平:脑胶质瘤可引起癫痫抽筋
三明市重型机械工程救援大队揭牌成立
诺安新经济股票(000971)基金经理
美国新登月计划随名“月亮女神”
博时裕通定开债C(002812)基金经理
科学家培育“恐龙鸡” 让鸡“退化”变成恐龙
来宾市启动重污染天气Ⅱ级应急响应
  农业养殖官网怎么样 News
方便面的料包,青春的调味剂

方便面的料包,青春的调味剂

1张文的儿子快满7岁了,上小学一年级。 平时下课早,给他找了个托管班,两口子谁早回谁去接。

那一日,张文去托管班接儿子,教室里没寻见,老师说他做完作业了,许是在外面玩。 张文在另一间空教室里一眼瞥见了儿子的大头,他正和另一个同学一起,偷偷摸摸地躲在课桌下。

张文唤他,他慌慌张张地爬出来,瞪着大大的眼睛,眼神中又是欣喜又是惶恐,嘴巴里鼓鼓囊囊的。 “爸爸。 ”儿子喊张文,嘴巴里就喷出一口面渣,另一个小孩也站起来了,同样鼓着腮帮子,仍在嚼着,嘎嘣脆,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包装袋,那是一袋干脆面。

虽然太太三令五申小孩不能吃油炸食品,可张文总喜欢顶风作案。 但凡他去接儿子,儿子一哀求,他就心软了,家门口肯德基的炸鸡块、炸薯条没少给儿子买,要么在店里、要么到家楼下吃完,不多买,都是小份,儿子负责吃,张文负责把风。

吃完还要销毁证据,看着儿子擦嘴、漱口,这才算完。 张文总想着,不多吃也是没关系的,偶尔打打牙祭而已。 可没料到,儿子的胆子竟然越来越大,连太太深恶痛绝的干脆面都敢吃。 可转念又一想,自己这么胆小,让父子间的攻守同盟显得脆弱。

一袋干脆面,吃了就吃了,自己方便面也没少吃,虽然起步晚了些,上高中才接触,可从此缠杂半生,也算得上是本命食物了。

这么多年来,方便面与自己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,单身时作代餐、婚后作宵夜,没生孩子那些日子,两口子夜里饿了也没少吃,怎么到儿子这里就不行了呢?“人啊,不能区别对待。 ”张文脑子里自辩着,方便面一方就占了上风,他凛然决定不向太太举报儿子,笑眯眯地摸着儿子的头:“还吃吗?快吃完,我们要回去了。 ”2很多东西都是从奢侈品一步步走向家常的,方便面之于张文也是如此。 起初是难得一吃的美食,不是因为贵,而是因为稀少,后来也就比比皆是了。 张文与方便面真正的缘分,缘于高中某次随母亲出差,先去郑州,后到西安,那是张文第一次出远门。 彼时正是90年代中期,国营企业已经显出疲态,债务纠纷不断,母亲作为单位会计,时时要与同事们一起出门要账。

那一次,母亲想着儿子这么大了,还没出过远门,咬咬牙,就趁着暑假带上张文同行,“出去见见世面”。 母亲带着一个大行李箱,箱子里塞了许多包方便面,自己带个铁饭盒,给张文买了一个塑料的,用来泡面吃。 张文至今都记得,自己的小饭盒极精致,除了粉色的外观有些不搭外,其余的他都极喜欢,小巧、两边有搭扣,最精巧的设计在盒顶,有一个长槽,按下开关,玻璃盖板就打开了,里面放着一双小筷子。

饭盒小,一块方便面得掰断了才放得进去,张文倒觉得无所谓,又不影响味道。

面是华丰面,是当时行销大江南北的品牌,在行李箱里压得蔫搭搭的。 同行的还有母亲的两位同事,在火车上第一次吃时,母亲拿出面来泡,同事们也跟着拿出自己的来。 “出差这个是必备呀。 ”看着张文,母亲的同事易叔拍着塑料包装笑嘻嘻地说。

他们是凌晨3点上的火车,去往郑州,在火车站旁的小店吃完晚餐,摊张报纸坐在站前广场上枯等,张文等得乏了,枕着母亲的大腿睡了一觉,广场上风大,倒没什么蚊子。 等4人终于上得火车坐定,都饿了,又拿出方便面来吃。

“料包里都是味精,吃多了不好咧。

”母亲嘱咐张文,只准他放半包调味料,怕张文没味,母亲又拿出一瓶剁椒,里面拌着蒜碎。 面泡好了,舀一勺到面上。 嫩白的面漂浮在淡褐色的汤里,顶着一抹艳红的剁椒,张文不顾烫嘴,挑一筷子边吹边吃,果然是淡了些,得夹拌着剁椒一起吃,张文又舀了一勺剁椒,“别吃多了咧,上火呐。

”母亲在一旁叫。 “没味道啊妈。 ”张文委屈地嘀咕着。

“吃这个。 ”易叔的面也泡好了,他在自己的大背包里掏摸着,拿出一样东西拍在桌上。

那是一个鱼罐头。

易叔叔拉开罐头皮,这是张文第一次看见罐头里鱼的样子,黑呼呼的豆豉包裹着一条暗沉的鱼,豆豉的香味全然遮挡了一切。

易叔夹了一大块鱼肉,又拨了许多豆豉给张文,在张文的小饭盒里堆起了尖尖,张文将鱼肉压进面汤里,豆豉与面拌匀,汤汁变得油汪汪的,夹着鱼咬一口,鱼肉炸过,入口脆、细嚼鲜,又夹一筷子面吃进嘴里,豆豉的浓郁又让面条增了浓香,喝一口汤,汤味也变得厚重,不是拖泥带水的味精味,而是顿挫的浓郁鲜咸。

张文记住了那罐头——豆豉鲮鱼。

【返回】